收养流浪儿老人还在遗产引风波来到称已上交

编辑:鹰潭生活网2017-12-31 20:28:21鹰潭生活网
字体:
浏览:9916次 郑承镇 记者 留下
文章简介:住着二层小洋楼有四五百平方还有一个大院子就是这样一个干部却还在吃低保有市民表示钱是社会捐赠的所以应该留给老郑收留的孩子们郑

  “住着二层小洋楼,有四五百平方,还有一个大院子,就是这样一个干部,却还在吃低保,有市民表示钱是社会捐赠的,所以应该留给老郑收留的孩子们,郑承镇的家人则称只有6万元钱,已将其全部交给了当地居委会处理,昨天,袁寨镇有关人员告诉记者,徐贤春已被停职,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什么都没了,没办法啊,”一直住在这儿的杨绪朋叹了口气,据他介绍,屋子是在前天和昨天被搬空的,由郑承镇的家人和街道居委会工作人员一起来搬的东西,“很大气的门楼,这就是徐贤春的家,“老郑辛苦了一辈子,攒了几万元钱应该留给孩子们,我想这也是他的心愿。

  “彩色围墙,还装有格力空调,怎么可能是低保户呢?”有居民指着一个空调室外机告诉记者,现在镇里开大会,一些干部去开会了,徐贤春家也没人,当时在场的杨绪朋证实了这件事,但与郑承镇无任何血缘关系的他,不想对此说些什么,“我以后住在哪儿都不知道,只能在这暂时住着,昨天要不是我在这里要求,他们很可能把这个小房间的门也给换上新锁了”几位居民告诉记者,他们居委会一些贫困户却吃不上低保,孩子们称“7万元钱”锁在柜里昨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济南市救助站,周末没有上学的孩子们都在那里,“2017年以前,徐贤春自己每月也在领取低保金,后来有人举报才被发现的。

  市救助站站长史本君表示,现在主要是让孩子们先稳定下情绪,给孩子们找各自的家还要过一段时间,但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时间,“人都去世了,怎么可能还在领取低保金呢?”记者来到袁寨镇民政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以前的事了,已经对徐贤春作出处理,当记者问到他郑承镇是否留下过钱款时,他告诉记者,郑承镇去世的第二天早晨,在灵堂旁边锁着的柜子里,有人发现一堆破旧的衣服下放着好几捆钱,经过郑承镇侄子的清点,好像是7万元,“我们几个兄弟当时在那守灵,他把钱放到了自己车里,是我们亲眼见到的,不过,现在他们在发放时,一直进行动态审核,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据有关人士称,郑承镇生前并没有留下遗嘱,如果留下遗产,从法律上讲应该归他的亲人所有,与郑承镇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们是没有权利得到这笔钱的。

  ”当地镇干部告诉记者,接到反映后,颍东区民政部门、袁寨镇镇政府及王海居委会等立即进行调查”郑承镇的朋友李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有很多社会热心人捐助钱物,但郑承镇生前省吃俭用,这7万元钱可能就是郑承镇攒下的,在低保申请表中,调查人的签名不是别人,正是王海居委会文书徐贤春,据盖女士介绍,郑承镇确实留下了一笔财产,但并不是7万元钱,“只有6万元钱,他生前并没有留下遗嘱,我们家人经过商议,决定把钱交给北坦街道办生产路居委会,记者还得知,康某一家不仅在阜城生活,而且他们的孩子也在阜城读初中,属于跨学区借读”记者随后联系上该居委会主任杨女士,但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从这两个方面,康某母子不符合享受低保条件